主页 > 视界要闻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 >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

2020-07-24 ·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一年半前为了攻读MBA,Eric Leong辞去槟城院长一职,接下来的目标,继续修读博士学位。

报导:黄美仙
摄影:张智玟


与其说,Eric Leong是一位名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品牌。为了打造Eric Leong个人品牌,他自设合适形象。他笑说:“很多人以为我没头发,但其实光头形象是我特意设计的。”事实证明,他选对了策略,成功为这品牌增添价值。有他出现的大型广告牌板,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设计师。

在立万国际艺术学院(The One Academy)的职员办公室内与梁国铭博士(Dr.Eric Leong)见面,他还是一贯的“老样子”,头皮光滑、一副笑颜盈盈的亲切模样。忍不住冒昧的说:“怎幺你的样子都不会老啊?”他及时反应:“是吗?可能就因为我光头吧!”说着,又摸摸自己那光滑的头壳。

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是“有目的性”的剃光头发。“不然,怎幺会有这样这幺多人对我留下深刻印象!”确实,不愧为“设计王”(Design King)。他的专业范畴不只限于室内设计,就连自己的人生,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打造出来的成果。

他可说是我国着名室内设计师的先锋,从室内设计师的身分,被套上“明星”的光环,都是经过他费尽心思得来的。

1999年,他只身从新山到吉隆坡发展,眼前所见的是满满机会。从无到有,是他宁作牺牲后,而得到的回酬。他的第一个节目,也是大马首开先河的家居改造节目《Casa Impian》,是他自己争取回来的,带领起室内设计这门新兴行业。做着做着,相同类型的节目也一个个接踵而来。

至今他才透露,原来1998年才二十多岁的他就被叛入穷籍。“当时真的很辛苦、很潦倒,在一家新加坡公司任职,工作点在吉隆坡,负责重组任务。都是辛苦捱过来;我很努力工作、做代言,终于用了3年解决所有债务。我的第一个代言是自己接洽Fella Design免收费的,因为我要抛砖引玉。第一个讲座是在Homedec,也是免费做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重重阻碍,成功并不容易。

如今,他是立万国际艺术学院(The One Academy)室内建筑及设计系主任,他持有室内设计和商业研究双学位,今年5月完成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从事教育行业就要保持无私态度,要不断传授,更要不断求进步,所以我会继续深造,攻读博士学位。”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作为家中长子、身为父亲,在公司是领导层,Eric Leong认为有必要负起社会责任,给学生和同事树立一个榜样,以决心和恒心完成每一项任务。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The One Academy在刚过去的室内设计文凭毕业展中,学生以Numinous作为主题,并以扭曲的金刚岛进行演绎。他们把空间变成一个发光的岛屿,在那里发现了全能的金刚。在美丽的绿色和热带氛围中,走进一个全新的世界……

领导者要牺牲

梁国铭20岁入行至30岁的这段期间,一直都在学习室内设计的专门技能。30岁来到吉隆坡接触媒体,人生来个重新规划,主攻电视节目宣导室内设计是多幺简单的事。

他庆幸遇上了好时机,除了在行业内首开先例,再加上当时娱乐项目不多,大家都专注在电视节目上。自从在马来节目暴红后,也逐渐开发了华人市场。他也因为参与了产品设计,各种各样的家用品如床褥、花洒、出书、书签。坐在巴士、走上街头,处处可见印上其模样的广告牌板,甚至连各大银行也找他代言,光头形象无处不在。

而他也趁着当红时候,逐渐将主力转向教育领域,一做就是17年。而今年也是他在The One Academy的第10个年头。“回想当初,很多人都不看好,甚至认为我是以这作为跳板,事实证明路遥知马力。”

他说,会教书是因为真的很喜欢分享。事实上,他在2002年节目很红时,就开始兼职教书。“无论是电视节目、文章都好,我都喜欢分享教育性咨询,作为教育者更是Guru身分,以培育下一代设计师。

人红自然是非多。在节目火红时期,他极少出席非必要的商业活动,也几乎完全不接室内设计的项目,证明他做电视并不是为了拉生意,而是为了推广和提升整个行业。“但依然很多人不喜欢我,说我只是个decorator,把我视为工作上的精神对手。但作为领导者,就必然要有所牺牲,这一点我是认同的。”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在Eric Leong的办公室墙上挂满学生的心意作品,可见他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

强者就得创造时机

打开了话匣子,Eric Leong才透露有一名年龄24岁的女儿,目前在某大医院当实习医生。他很珍惜每天清晨接送女儿上班那短暂而珍贵的时刻,也因而养成清早六点半上班的习惯。

他的上班时间,就是从六点半开始直到晚上九点,白天教课,晚上处理文件。

“很多人都问我,怎幺可以那幺早起床?我的‘秘诀’就是,决心要做的事,心里就数着1、2、3之后,便即时执行,久而久之,就会成为一种习惯。”

他自认为了成名,必须要高调的自我宣传,但一旦涉及家人,却强调保护隐私。“不是很多人知道我有女儿,在她很小的时候也灌输女儿要保护自己,别轻易告知他人父亲的身分。即使到学校拿成绩单,也特地在傍 晚时分,减低曝光的几率。”

不但如此,至今两人也没有“入侵”彼此的社交网站。这是他本着“爱她,就要保护她”的想法,不想家人受到无谓的伤害。

他没有刻意培养女儿继承衣砵, 最主要原因是她在设计方面没有太大兴趣。“我很早就灌输女儿要专注规划自己的生涯;就她念初中三时期因我母亲抗癌成功,而激发她决心往医学科系前进。从女儿小时候起,已用大人方式和她交谈,让她自己做决定,如何自发性保护自己。”爱家人,他有自己的一套模式。

生活空间.梁国铭 光头形象红翻天桌子上摆放着各大小奖项,都成为此空间的最佳摆设品。

常保积极年轻心态

教学、分享是Eric Leong的兴趣,经常和年轻人混在一起,也让他常保积极态度和年轻心情。

“人生要怎幺过,选择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生活中的每天只有两个选择:是要快乐过还是愤怒过。所以我经常跟学生说,最好是喜欢或爱一个人,那就会觉得甜蜜。若是讨厌一个人,换来只有自己难受和气愤,然而对方却一点也感觉不到。”

自从1999年来到吉隆坡发展便迅速窜红,其高调进取的作风让不少人视他为假想对手。“外面很多人对我有不少负面评语,我都充耳不闻。我很少与外界接触,不开心时就看书,而且什幺书都看,所以我家就像坐拥书城。

“很多人看我很成功,以为都是必然的。我是华校生习惯用华语思考,再用马来话转述出来,可想而知当初开始做节目是有多困难。于是每天大大声读两份马来报章、看马来电视剧,到住处楼下与种花、扫地工友聊天,把我的马来文练好。

“一般上我做功课都不让人看到,只想呈献最好的自己。我不认为会有人要复制你有过的困难过程;倒不如告诉学生,只要有兴趣,就把学习当成很快乐的过程。我鼓励他们做完作品后放到社交媒体上分享,因为这是一份荣誉感,让人肯定你的付出。今时今日再说‘默默耕耘’,早已让人不屑一顾。”

“就像我在社交媒体上po文:经过五百多天过后终于考上MBA,结果每个人只会说恭喜,可是没多少个人会问我是怎幺完成?人家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原来每个拜六、礼拜,从早上八点半至晚上七点半都在上课。从过去不被认同及怀疑实力,我都不告诉别人我有多厉害,也不与人争权夺利,只是一直专注地规划生涯,抓准时机,努力创造机会。”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