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商务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 >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

2020-07-14 ·      
   

文 陈峻毅
从暴力集团到宅文化

作为全球车辆生产及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区,日本的玩车风潮历来对台湾影响深远。不只是车辆改装本身,包括车种、聚会的形式、场地、驾驶方式、成员类型、穿着髮型、道具甚至肢体语言,都对台湾及东亚地区造成流行。你可以不爱日本车,但不能不知道日本人是怎幺搞车子的。日本汽机车工业是在二战后开始兴盛的。从战后经济复甦到形成车辆文化,其间经过了20年。兴起于’70年代、在’80年代达到鼎盛的「暴走族」,可说是第一波日本玩车浪潮。由于硬派文化的没落,暴走族在’90年代走向衰退,代之而起的是纯粹飙车的湾岸竞速和山道甩尾。不过,网路世代与御宅族的冲击,使得户外飙车的「走屋」族群在2000年代也不再流行,玩车文化走向动漫化与视觉系的「痛车」类型。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石井岳龙执导的1980年电影《疯狂雷电路Crazy Thunder Road》,细腻描写了雷族对国家机器的愤怒,以及没有明天的战斗人生。
70~80年代 暴走族兴衰
讲到暴走族的起源,就得谈到广岛。遭受过原子弹重创的广岛,在战后蕴酿了深厚的悲愤民情。许多退伍军人穿起神风特攻队制服、骑着买来的机车组成「雷族」,开始在道路上宣洩他们的创痛情绪。无独有偶,美国也出现由退伍军人组成、穿着飞行员夹克、骑着哈雷机车四处为恶的「地狱天使」。暴走族主要是一种暴力集团,但由于形成社会现象,所以发展出玩车的次文化。随着参与人口的成长,暴走族的成员也趋向年轻化,到了1990年的高峰,其人数突破10万人,遍及各中学的「番长集团」预备军,说明了暴走族是黑道帮派吸收不良少年加入的衔接教育组织。’90年代以后,因为少子化和消费娱乐的麻痺,年轻人不再嚮往暴走族反社会的战斗精神,加上老一代暴走族的淡出或凋零,其成员逐年衰减,又开始走向老龄化。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1977年暴走族「Jokers」四代目总会长交接实况,可看出当时的暴走族人数已相当惊人,蔚为社会现象。
喧哗上等的改装美学
虽然造成社会不安,但暴走族起源于右翼的爱国主义,而且有着严格的内规,任意违反或退出是会被私刑惩罚的。此外,暴走族强调友情与忠诚(爱与诚)的精神,也为无法认同呆板社会的人们,提供另一种具有活力的价值秩序。他们除了把精力挥霍在斗殴和兄弟情外,所拥有的便是帮他们摆脱社会束缚(警察追捕)的车子。当时流行骑Kawasaki Z1、Zephyr 750(西风)、Honda CB750 Four等街车,而汽车则有Toyota Celica、Nissan Skyline C210及S30 Fairlady Z等车款。暴走族不那幺投入竞速,但车辆外型一定要够气势,无论是机车夸张前凸的整流罩、汽车高翘且喧噪的排气管,都展现输人不输阵的喧哗上等精神。因为爱国,所以日本海军的太阳旗图案也常见于车身彩绘及队旗上。另外,暴走族的装扮也是值得大书特书。那种以’50年代猫王髮型为基础而创造的日本飞机头,以及充满华丽刺绣文字的特攻服,都构成极度醒目的时代图像。据说一套製作精美的刺绣特攻服,得要价20万日元。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暴走族将组织视为家族,并且相当重视集会时的集合率,为的就是一个气势。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充满华丽刺绣文字的特攻服,都构成极度醒目的时代图像。据说一套製作精美的刺绣特攻服,得要价20万日元。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女性的暴走族被称为「Ladies」,有玩过电玩「热血硬派」的读者应该对此种造型颇有印象。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日本海军的太阳旗常出现在暴走车上,这种热烈的民族主义也是其魅力之一。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暴走仕样之Nissan Skyline C210。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暴走仕样之Nissan S30 Fairlady Z。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 
90年代??违法竞走族群
以种类区分,暴走族可分为「共同危险型」和「违法竞走型」两大族,前者算是本格派,主要从事暴力帮派集会活动,后者则较无危害,主要是以「轧车」为本业。由于社会环境的安逸和国家机器控制力渐强,’90年代以后的暴走族仅存有「零四族」、「环状族」(在环状首都高飙车)、「甩尾族」等违法竞走型残党。漫画《头文字D》描写的就是这个时代,而拓海的老爸(原型是车手土屋圭市)正是这类残党的一员,他们将仅有的暴走魂传承下去,但新一代的少年却只沉迷于竞速,忘却了对抗社会体制的战斗。这个时代的玩车族群以车队为形式,因为都戴着安全帽或坐在车内轧车,也不需帮派械斗或集会,所以在个人造型上就乏善可陈了。不过,由于山道、首都高和湾岸竞速的流行,倒也刺激了日本车厂大量製造性能车款,成为日系跑车的黄金时代。Mitsubishi GTO、Honda NSX、Toyota Supra、Mazda RX-7、Nissan R32 GTR等五大天王在公道上留下无数的传说,以及交通事故。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90年代的甩尾族将日本的玩车文化带向国际,甚至影响了美国对甩尾的兴趣。
2000年代??「痛车」与宅文化
‘90年代的飙风带起了日本汽车改装业,而改装玩法也从外观行头深入到动力、悬吊与空力套件,几乎每个礼拜五的夜晚都有公路的动态改装展上演。然而,回顾日本玩车文化的发展,其实就是从热血时代慢慢变得「娘」化的过程。进入网路世代以后,软调的宅休闲加上严苛排气法规的双重影响,使得年轻人花时间与金钱在高规格竞技改装上的意愿大幅降低。相反地,透过动漫电玩(ACG)传播的Cosplay文化,却渐引起注意,并在车辆改装领域吹起了视觉系的痛车风。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首都高都心环状线成为’90年代新生代的暴走场所。
日本人「痛」的题材多为动漫画,流行的有「初音」、「凉宫春日」、「海贼王」和「钢弹」等。机车方面除了「痛」改之外,也吹起速克达改装的风潮,其中尤以「后移」为主流。除了将后传动与轮轴大幅向后拉长,也流行以气动式可调避震器降低离地高度。至于竞速,则已成为一种专业,或者转移到电玩上头了。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90年代的竞速甩尾风潮,让R32成为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代Nissan GTR。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痛车的出现象徵日本玩车文化的宅化,与ACG结合的视觉愉悦,取代了速度的快感。
日本玩车文化演进史2000年以后兴起了速克达「后移」改装风潮,除了将后传动与轮轴大幅向后拉长,更以气动式悬吊降低离地高度。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