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商务 >妞书僮:这里是犹太人们唯一希望!《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新书转载3- >

妞书僮:这里是犹太人们唯一希望!《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新书转载3-

2020-07-02 ·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

他们带齐格勒到行政大楼的地下室,浅浅的长方盒子全都直立在书架上,就像一套套的古书,各自覆上喷着亮光漆的棕木外盒,并以楔形榫头接合,上有玻璃盖,小小的金属锁,每一个书脊上都标了简单的数字而非书名。

齐格勒把架上一个又一个盒子全都搬下来,移到灯光下,欣赏地球上鞘翅目的全景:由巴基斯坦收集来,如宝石一般闪着虹光的青铜金龟(green beetle);长着丛丛腿毛的金属蓝虎甲(tiger beetle);红绿相间的乌干达花金龟闪着像丝缎一般的光泽;纤细的匈牙利豹斑甲虫;比萤火虫还亮的火甲虫(Pyrophorus noctilucus),这种小小的棕甲虫无比明亮,因此南美原住民往往捉几只放在灯笼里放在茅屋中,或者绑几只在足踝上,在夜行时作为照路之用;目前已知最小的是缨甲科甲虫有狭长的翅,后缘饰有微细的长毛;橄榄绿的雄性长戟大兜虫(Hercules beetle)长达八吋(约二十公分),产于亚马逊河流域(当地的人把牠们当成项鍊),各有如中世纪骑马竞技所用的武器,比如向前弯的剑形大角和下方相配上曲的小角;雌性的长戟大兜虫也很巨大,但头上没有角,长了珠泡的翅鞘上长满红毛;长得和刻在死囚处决室一样的埃及粪甲虫;有一双大角的鬼艳锹形虫(stag beetle);长出弯曲长触角,就像电车电线或套索繫绳弯在头上的甲虫;外壳凹陷蔚蓝如氰化物一般的棕榈甲虫(palmetto beetle)脚底上有六万条短短的黄色硬毛,可以紧紧黏附在滑溜溜的蜡质叶面;棕榈甲虫的幼虫戴着由牠们自己排泄物构成的草帽,由肛门挤压出金黄色的绳缕;来自亚利桑纳的红萤(net-winged beetle),有尖端是黑色的橘棕色鞘翅,其空洞的翅脉构成了花边般的阡陌,里面装的是毒血,受到攻击时就会慢慢滴落,以驱走敌人;难捉的椭圆状豉甲(whirligig beetle)在溪畔水面上快速的转圆圈,冒出髒巴巴的白色泡沫;亮晶晶的棕色芫菁(blister beetle),磨成粉就是「西班牙苍蝇」,因为含有斑蝥素,这种毒素如果少量可以造成男性勃起,但只要稍微过量,就会闹出人命︹罗马诗人伊比鸠鲁派哲学家鲁克瑞休斯(Lucretius)据说就是因为斑蝥素而死︺;棕色的墨西哥豆瓢虫(Mexican bean beetle)会由膝关节分泌含生物硷的血液,驱退敌人;此外还有各种小梳子、疖瘤、刷子、蹄子、流苏或吸蜜管形形色色的甲虫;长了如万圣节南瓜有齿人脸形状的甲虫;和如台夫特(Delft)蓝陶般发着蓝色亮光的甲虫。

每一只大型甲虫都单独用一支珠针别着,但小一点的甲虫则相互交叠,有时三只才用一支珠针。每一支针下都有蓝墨水写的小标籤,用捲曲的大写花字体一丝不苟地标明名称。光是收集这些昆虫只是唐纳本一部分的心力而已,他显然还花了不少工夫舞弄显微镜、笔、标籤、样本、镊子和可以收在博物馆收藏屉和典藏库的陈列盒上,就像和他同时代的超现实派画家约瑟夫.柯内尔(Joseph Cornell)一样。唐纳本花了多少时间心力,虔诚地排列这些甲虫的腿、触鬚、和口器?就像路兹.海克一样,他外出狩猎,带回收在玻璃下像鹿头一般的甲虫,但是在他房间的墙上,能挂的战利品却比任何房间或博物馆都多。光是他花在编目、乾燥、準备和分门别类一一别起的工夫,就教人不禁肃然起敬。

齐格勒一个接一个地凝视这教人屏气凝视的盒子,他脸上的惊叹之情,教安东妮娜消除了对他动机的疑心,因为「当他看着美丽的甲虫和蝴蝶时,已经遗忘了整个世界。」他走过一行又一行,用眼睛抚弄着每一个标本,一再地观赏带着武器的装甲大军,看得入迷。

「Wunderbar(太美了)!Wunderbar!」他不断地对着自己呢喃。「多幺精采的收藏!花了这幺多的工夫!」

最后他回到现实世界,札宾斯基夫妇,他的正事。他的脸突然发红,很不自在地说:「嗯……博士想请你去看他。或许我可以帮得上忙,不过……」

齐格勒的话陷入危险而诱人的沉默。虽然他没有冒险把话说完,但安东妮娜和姜恩都明白他的意思,因为太过微妙,因此难以启齿。姜恩立刻回答说,如果他能和齐格勒一起到犹太区去见唐纳本博士,就太方便了。

「我正好要问问唐纳本,」他以专业的语气解释,「该如何防止昆虫箱发霉。」

接着姜恩又把他出入犹太区的公园处许可证给齐格勒看,消除他的疑虑,也暗示他只是想顺道搭齐格勒的便车,没什幺不合法之处。齐格勒还在为他方才所见的精美收藏目眩神移,决定一定要好好保存,因此两人马上就上路。

安东妮娜知道姜恩希望和齐格勒一起去,是因为大部分的犹太区大门外都有德国重军防守,里面则是犹太警察。偶尔大门打开,容许公务进出,但通行证很少,很难取得,往往需要有关係,再加上贿赂。而雷兹诺街和查拉兹纳街交口的办公大楼,也就是齐格勒工作的劳工局所在,正好就是恶名昭彰犹太区围墙的一部分。

这长达十哩的墙上有碎玻璃和铁丝网,全都是犹太人无支薪的劳动结果,高达二十呎,曲曲折折,封闭了一些街道,也把其他街道一切为二,形成一些死巷。「犹太区的创造、存在,和破坏,都是出自违反常情的社区规画。」菲利浦.波姆(Philip Boehm)在《经久不衰的言语:华沙犹太区亲身体验》(Words to Outlive Us:Eyewitness Accounts from the Warsaw Ghetto )中写道:大灭绝的蓝图投射在学校和游乐场、教堂和犹太教聚会所、医院、餐厅、旅馆、戏院、咖啡厅和公车站的实际世界里 ,这些都市生活的地点……住宅区成了刑场,医院成了準备死亡之所,坟场成了维生的大道……

在德军占领下,华沙的每一个人都成了地形测量员。犹太人—不论是在犹太区区内外,尤其得清楚哪个社区是「安静的」,已经进行过围捕,或者该如何利用下水道系统偷渡到亚利安人那边。

外在的世界只能透过墙上的缝隙一瞥,在墙的外面,孩子们可以玩耍,主妇则抱着粮食回家。由洞孔中偷窥犹太区外世界的生活成了折磨。

起先墙上有二十二道门,后来减为十三,最后只剩四扇门—全都像畜栏一样,教人望而生畏。和华沙市民原本精雕细琢的铁门完全不同。门上接着桥,横跨到亚利安这边的街道,而非横跨流水。声名狼藉的德国士兵在犹太区边缘巡逻,搜捕胆敢冒出石墙乞讨或买食物的犹太儿童。由于只有小孩能挤过石墙,因此他们成了一群大胆的走私者或交易商,每天冒死过墙来为家人谋食。其中一个坚强的犹太区儿童杰克.克拉吉曼(Jack Klajman)靠着欺骗、走私存活下来,他后来如此描述一个孩子们取名为「法兰肯斯坦」(Frankenstein,《科学怪人》中创造怪人之科学家名)的德国少校:

法兰肯斯坦是个罗圈腿(O型腿)的矮子,望之就教人毛骨悚然。他喜欢打猎,我想他一定觉得光是猎动物太无趣,射击犹太小孩是更有意思的消遣。孩子越小,射起来越痛快。

他在吉普车上架了机关枪来看守整个地区。由于小孩会爬墙,因此法兰肯斯坦就和另一个德国助手就会神出鬼没地用他们的杀人机器瞄準。助手负责开车,好让法兰肯斯坦可以很快地开枪。

如果没有看到小孩爬墙,他就会把正好走过他面前的犹太小孩叫住—他们离墙边还很远,根本无意出去……你就活到今天为止……他拔出枪来朝你脑袋后射击。

虽然孩子们很快就在墙上挖洞,但洞也很快就被补平,然后又挖新的洞。偶尔也会有小小走私者躲在劳工或牧师的脚后面混出大门。犹太区内仅有的教堂—诸圣(All Saints)教堂葛德勒威斯基神父(Godlewski)不只把去世教友的出生证明偷偷送去给地下军,有时也藏个小孩在他的僧袍中,夹带出去。

勇敢的人,只要在墙的另一边有朋友,并且有钱可吃住贿赂,还是有脱逃的方法,只是他一定要有像札宾斯基夫妇这样的友人帮忙,因为他需要藏身之所、食物,和许多假证件,而且视个人要在「表面上」或「表面下」生活,而有不同的需求。如果要在「表面上」,即使带着假证件,但只要被警察拦住,依旧会被盘问邻居、亲人、朋友的姓名,警方并且会用电话或把他们叫来,亲自查证。

共有五条电车线越过犹太区,在一个大门的两侧各有一站,但在电车减速準备急弯时,乘客可以跳下车来,或者由车外递袋子进来给乘客。车上的司机和波兰警察当然都得要打点,一般行情是两波币—还得祈祷车上的乘客全都不会密告。有时,在犹太区内偏僻处的犹太人墓地区,走私者攀越围篱,爬到两个紧邻的基督徒墓地。有些人自愿代替每天往返犹太区的奴工,然后买通守门的警卫,让他们少算工人数目。许多看守犹太区大门的德国和波兰警察为了收红包而睁只眼闭只眼,也有一些警察纯粹出于慈悲,而愿意帮忙。

在犹太区下区的确有货真价实的地下城—避难所和通道,有些还设有厕所和电,这是人们在建筑物之间和之下所挖设的路径,通往其他的脱逃之路,比如砖墙上凿出的洞,或是下水道的迷宫,通往亚利安那区的人孔盖(不过废水有三四呎高,而犹太区其臭无比。有些人紧紧抓着垃圾马车的下缘逃了出来,而定期前往犹太区收垃圾的马车工人,常常会帮区里的人偷带食物,或留下一匹老马给他们使用。有钱的人可以躲在私人的救护车里逃走,或者乔装为已经改信基督教的死者,躲在棺柩里送往基督徒的墓地,不过要先买通守门员,不来搜索这些货车。每一个大难不死的人,都至少要有六、七份文件,还得换六、七次住所,因此在一九四二至一九四三年间,地下军假造了五万份文件,也就不足为奇。

(待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惊悚却真实的故事~《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新书转载3-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地方!他们利用纳粹痴迷珍稀动物的心理,将三百多名犹太人隐藏在德国人眼皮底下的动物馆舍,将动物牢笼变身为一艘巨大的诺亚方舟。

本文摘自《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

妞书僮:这里是犹太人们唯一希望!《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新书转载3-

出版社:时报出版

作者:黛安‧艾克曼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