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热点商务 >着作.数位时代的着作权法大翻修(上) >

着作.数位时代的着作权法大翻修(上)

2020-05-22 ·      
   

◎赖文智律师

行政院院会通过着作权法全文修正草案,乃是近20年来修修补补的立法历程后,首次全盘检讨修正,主要即为因应数位及网路时代,着作权的保护与利用环境的改变,配合国际条约的立法趋势进行调整。由于未来着作权法变动幅度相当大,以下即由数位及网路环境的角度,针对国内企业未来需要注意因应的事项加以说明。


一、着作权归属更明确且有利于出资人


许多企业因应网路影音行销的需求,会委託製作公司拍摄行销短片,这些影片的着作权是谁的?相信不少读者都会认为既然企业出资拍摄,应该可以直接用契约约定着作权属于出资企业。这样的认知在现行着作权法第12条第1项规定下,并不完全正确。该项规定,「出资聘请他人完成之着作,除前条情形外,以该受聘人为着作人。但契约约定以出资人为着作人者,从其约定。」看似没有什幺大问题,但是,「前条情形」是什幺?就是有关受雇人职务上完成的着作,智慧财产局曾为此解释认为如果A企业并非委託「个人」创作,而是委託B「法人」创作,则着作权的约定只能由B法人与其员工约定以B法人为着作人,着作财产权也归B法人享有,B法人再移转着作财产权给A企业,但这样的法律操作显然违反一般人民法感情。所以,本次修法对企业相当重要的就是删除「除前项情形外」之文字,使得企业可以直接在出资聘人完成着作时,取得完整的着作权,这对于促进着作利用与对创作的投资,有相当大的帮助。


此外,实务上视听着作及录音着作通常是由製作单位出资聘请多人共同从事创作,过去如果契约没有特别约定,着作权会属于实际的创作者所享有,将造成视听及录音着作这类整合多人创作成果的着作利用上的困难,因此,特别于草案第15条规定,「视听或录音着作依前条第一项规定以受聘人为着作人者,其着作财产权归出资人享有。但契约另有约定者,从其约定。」亦即,当企业出资投入视听或录音着作的製作时,如果没有妥善处理好契约,至少出资的一方,还能享有着作财产权。相反的,对于视听或录音相关的创作者就不是什幺好消息,未来签约时要更为谨慎。

二、权利内容整併将牵动授权契约规划


本次修法另一个重点在于着作财产权权能的整併与釐清,尤其是在数位汇流趋势下,传统的广播电视与网路传输在着作利用上,难以透过「技术」切割,过去像中华电信MOD服务频道的播送,究竟属于广播系统的公开播送,还是属于透过网路的公开传输,也让MOD服务在对外取得授权上遭遇到困难。


本次修法重点之一,就是将利用性质与现行广播电视相似,以播放机构预先排程的线性节目按时播出这类的着作利用,无论是透过有线、无线广播或任何网路技术,都回归公开播送权的範围,公开传输权则限缩至具有On Demand特性的着作利用。举例来说,台视频道的节目无论透过无线电视、有线电视、MOD或是网路播送,都是属于公开播送的利用行为,不需要为了要将节目同步在网路上传输,即另行取得公开传输的授权;无论是有线电视业者、电信业者或网路业者所提供之OTT服务,因具有On Demand性质,都维持在公开传输的範围,打破过去以「产业」区分不同利用权能的複杂现象。


另外一个重点则是「权利保护的无缝接轨」,例如:过去视听着作公开上映时,影片中背景音乐的播出,智慧财产局为避免另行收取音乐的权利金,刻意解释音乐着作不享有公开上映权,故无须另行支付权利金,但修法讨论过程认为该等解释涉及违反国际条约,故调整公开演出的定义,「公开演出:指以演技、舞蹈、歌唱、弹奏乐器、演讲、朗诵或其他方法向现场之公众传达着作内容。将上述演出之内容,以萤幕、扩音器或其他机械设备同时向现场以外之公众传达,或以录音物或视听物向公众再现者,亦属之。」未来各种向现场进行着作公开利用的行为,倘若无法归类于其他权能的话,即归至公开演出权加以保护。以后电影院播放电影时,如果製作公司没有处理院线播放的音乐授权,电影院即须另行支付音乐着作公开演出的权利金。新增「再公开传达权」也是在这个概念下,将以各种方式接收已播出的着作,再向现场公众传达的行为,都整合成一个独立的权利。未来企业在进行相关授权交易的规划时,即须考量法律的变动,避免授权取得不足而产生争议。

数位时代的着作权法大翻修(上)、(下) 


Copyright IS-Law.com
着作mso公开企业网路着作权约定视听
上一篇:
下一篇: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